快捷搜索:  as  xxx

寿险公司二季度“体检”报告:前海人寿等四险

  导读

  央行千万级罚单传递出来更重要的信号是,违法挣的所得无论多少都会被没收,另外还会在此基础上给予一定倍数的罚款,以警示支付机构不要抱有侥幸心理。

寿险公司二季度“体检”报告:前海人寿等四险企盈利堪忧

  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。

 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,截至8月5日,在72家统计内寿险公司中,共有60家披露了今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,盈利和亏损几乎各占一半。其中,阳光人寿、中邮人寿二季度盈利领先,前海人寿、天安人寿、君康人寿和华夏人寿盈利堪忧。

 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主任郑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净利润能够反映保险公司在一定会计期间的经营成果,是重要的财务指标,其中包括保险业务收入、投资收益、赔付支出、退保金、保险责任准备金、手续费及佣金、业务及管理费、所得税费用等项目。不过,不能片面看净利润,因为有些项目涉及精算假设,比如保险责任准备金,不同的精算假设会导致不同的准备金金额,从而影响净利润。”

  此外,在60家披露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寿险公司中,40家偿付能力出现下滑,占比66.67%。根据《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(征求意见稿)》的要求,偿付能力不达标的寿险公司有3家,分别是中法人寿新光海航人寿和吉祥人寿。

  7家公司由盈转亏

  二季度盈利最多的寿险公司当属阳光人寿。偿付能力报告显示,阳光人寿净利润从一季度(末)的9.24亿元提升至二季度(末)的14.64亿元,即阳光人寿二季度当季盈利14.64亿元。与此同时,阳光人寿的偿付能力略有波动,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由217.79%下降至216.12%,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由189.71%下降至188.56%。

  中邮人寿二季度盈利4.51亿元,相较一季度的3.21亿元,环比增长40.5%,这意味着中邮人寿上半年盈利7.72亿元。不过,中邮人寿综合、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下滑明显,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从一季度末的205.78%下降至169.43%,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从一季度末的185.36%下降至152.51%。

  究其原因,与中邮人寿长期销售短期趸缴理财产品所带来的现金流、偿付能力压力不无关系。今年2月,中邮人寿增资获批,从100亿元增至150亿元,是上半年获批增资金额最高的寿险公司。在2009年成立之初,中邮人寿初始注册资本仅5亿元;2012年首轮增资,注册资本增加至20亿元;2013年和2014年,先后获得20亿元、25亿元的增资,注册资本增加至65亿元;2016年和2017年,再次获得15亿元、20亿元的增资,注册资本增加至100亿元。

  另一方面,共有5家寿险二季度由亏转盈,分别为珠江人寿、英大泰和人寿、和泰人寿、复星联合健康和中融人寿。具体而言,珠江人寿一季度(末)净利润-1.66亿元,二季度(末)2.86亿元;英大泰和人寿一季度净利润-2.04亿元,二季度0.72亿元;和泰人寿一季度(末)净利润-0.27亿元,二季度(末)0.15亿元;复星联合健康一季度净利润-0.11亿元,二季度0.28亿元,但偿付能力大幅下降,综合、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从559.37%下降至331.56%,下降近230个百分点;中融人寿一季度(末)净利润-2.07亿元,二季度(末)2.42亿元。

  珠江人寿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,由于公司部分投资项目兑现收益,利润进一步得到释放,所以当季净利润达到2.86亿元,实现了“扭亏为盈”,至今已经实现净利润1.2亿元。后续需要做的是平衡投入与产出、发展与利润。从目前来讲,一个是严控成本,并提高投资收益。预计2018年仍将实现连续第四年盈利。

  不过,还有7家寿险公司二季度由盈转亏。其中,君龙人寿一季度净利润0.02亿元,二季度-0.08亿元;复星保德信人寿一季度(末)净利润0.08亿元,二季度(末)-0.1亿元;陆家嘴(600663,股吧)国泰人寿一季度(末)净利润0.16亿元,二季度(末)-0.13亿元;瑞泰人寿一季度(末)净利润0.17亿元,二季度(末)-0.13亿元;中荷人寿一季度(末)净利润0.72亿元,二季度(末)-0.06亿元;君康人寿一季度(末)净利润8.62亿元,二季度(末)-5.6亿元;华夏人寿一季度(末)净利润32.49亿元,二季度(末)-2.03亿元。

  资产驱动型公司还欠账

  二季度盈利堪忧的是前海人寿、天安人寿、君康人寿和华夏人寿。前海人寿一季度末的净利润-4.3亿元,二季度末的净利润-12.81亿元。前海人寿二季度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30.05%,相比于一季度的122.83%提高约7个百分点;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65.02%,相比于一季度的61.41%,提高近4个百分点。诚然,前海人寿偿付能力略有提升,但仍接近红线。

  天安人寿一季度(末)净利润-6.85亿元,二季度(末)-9.97亿元,二季度持续亏损。与此同时,天安人寿偿付能力愈发接近红线,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从一季度(末)的112.59%下降至100.34%;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从91.26%下降至80.49%。

  事实上,2010-2014年,天安人寿始终处于亏损状态,2015年虽扭亏为盈,但好景不长,随着对万能险等业务的从严监管,天安人寿净利润如今再度承压。

  君康人寿、华夏人寿是二季度由盈转亏的典型。君康人寿从一季度(末)的净利润8.62亿元,二季度(末)-5.6亿元。与此同时,偿付能力有所下滑,综合、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从150.35%下降至129.9%。

  华夏人寿一季度(末)净利润32.49亿元,二季度(末)-2.03亿元。不仅如此,华夏人寿保险业务收入也从505.86亿元下降至209.15亿元;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从124.89%下降至123.78%;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从99.12%下降至98.52%。

  值得观察的是,2014年、2015年,华夏人寿万能险占比分别为95.51%、96.68%;2016年降至75.19%;2017年进一步下降至50.39%,但占比仍过半;2018年1-5月,占比下降至28.39%。

  对此,一位不愿具名的寿险公司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:“部分寿险公司在业务结构调整期保费流入下降,同时退保金大幅增长,满期给付总量仍处于高位,现金流出压力持续上升。部分寿险公司过去高度依赖中短存续期业务,资产负债错配严重,现金流面临严峻考验。”

  偿付能力报告显示,从去年二季度(末)至今年一季度(末),华夏人寿净现金流持续净流出283.27亿元;今年二季度(末),这一情况有所好转,净流入21.79亿元。不过,华夏人寿在未来三季度退保支出相对较大,现金流压力有所增加。

  华夏人寿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:“截至6月底,公司实现净利润30亿,较一季度末下浮2亿,属于正常的阶段性波动。二季度受到股票市场下行影响,投资收益率较一季度有一定程度下滑,但整体维持稳定。”

  除上述3家寿险公司外,二季度净利润、偿付能力欠佳的寿险公司,以曾经负债端依靠万能险,资产端在二级市场“买买买”的资产驱动负债型公司为主。例如,截至6月28日,天安人寿权益类资产账面余额占上季度末总资产比例23.1%。

  对此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总结称,受万能险停售以及业务转型的影响,一方面,这些寿险公司为应对现金流压力,可能会影响到其投资资产的规模,从而会影响投资收益。不排除为应对现金流风险,改变资产配置策略,提升资产的流动性,这也会影响到投资收益。此外,前段时间资本市场的形势不甚理想,权益类投资确实受影响。另一方面,与之前相比,规模保费下滑,对成本的分摊效应减弱,也可能会加剧亏损的程度。

  3家公司偿付能力不达标

  根据《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(征求意见稿)》的要求,保险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达标标准为50%、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达标标准为100%、风险综合评级达标标准为B类以上,三个指标同时达标的为偿付能力达标公司;任意一项指标不达标的,为偿付能力不达标公司。以此为依据,中法人寿、吉祥人寿和新光海航人寿偿付能力不达标。

  其中,中法人寿综合、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一季度-5226.32%,二季度下降近900个百分点,达到-6138.92%。此外,中法人寿二季度保险业务收入0;净资产不适用;净亏损0.17亿元。

  对此,中法人寿表示,偿付能力不足的原因是,公司资本金长期未得到补充,在以风险为导向的偿付能力评估体系下,经营费用支出导致实际资本持续下降,总体偿付能力低于监管要求水平。

  当前,中法人寿面临三大主要风险:一是偿付能力不足,因资本金长期未得到补充,在以风险为导向的偿付能力评估体系下,经营费用支出导致实际资本持续下降,总体偿付能力低于监管要求水平。二是流动性不足,自2005年成立以来,资本金从未得到过补充,已消耗殆尽,现金流持续净流出,自2017年4月即出现流动性枯竭情形。三是人员不足,因目前偿付能力不足,经营费用管控,导致人员流失,招聘困难,存在部分关键岗位人员配备不足,无法保证履职的风险。

  作为中法人寿的难兄难弟,新光海航人寿二季度末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-421.34%,较一季度末的-437.54%略有收窄,但是偿付能力依然严重不足,并据其预测三季度末的偿付能力-433.86%。

  此外,吉祥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从一季度(末)的78.87%提升至82.73%;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从一季度末的71.6%提升至75.58%,但尚未达到标准。此前不久,经历了3个月的空缺,吉祥人寿董事长人选终于尘埃落定,黄志刚接替辞职的周涛。未来,能否带领吉祥人寿走出泥潭,黄志刚肩上的担子着实不小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